首页 >> 乡村寂寞教师

安装千里马计划软件: 第683章 昏迷的和尚,佛珠 加更,§静夏如冰♀ 一辆南瓜马车~~~

【文学楼】欢迎您牢记域名:,方便下次阅读小说《》最新章节...十一闻讯赶来王府时,已是晚膳时分。

【无弹窗小说网】凌宵天并没有去王府的书房,而是让人带他去了后宅的花厅。

“六哥”十一看到他时激动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坐吧。 ”凌宵天一手撑着额角,神色悠闲。

十一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总觉着凌宵天的身上好像多了些以前没有的气势,如果说以往凌宵天的微笑透着风雅与放浪形骸。

那么现在他的微笑里则多了份难以名状的威严。 “墨云峰最迟明天就会带兵到达济临城。

”凌宵天道,“这边军营的事务你都熟悉了”“是。 ”十一危襟正坐,“不过有些事没有亲自经历过,还是很难说”凌宵天“嗯”了声,“这种事急不得,慢慢也就习惯了。

”十一张了张嘴,不知如何接口。 凌宵天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你怎么了,才多长时间没见,怎么连话都不会说了。

”十一汗颜道。

“因为六哥不比从前了嘛。 ”以前凌宵天只是绯王,而现在,他则是储君。

凌宵天叹了口气,“十一,你真的不想回去吗”余余池亡。

十一犹豫着。

“至于你的身份,我会想办法。

”凌宵天道,“还有你嫂子。 我定然不会委屈了她,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她隐姓埋名的跟在我身边。

”“六哥有什么法子”十一问。

“有些想法,但是还没找到适合的人”凌宵天思忖着,“钦天监那边我还没有找到可靠的人。

”两人正在说话,忽听外面传来鬼面说话的声音。 “鬼面”凌宵天唤了声。

外面的说话声消息了,过了一会鬼面出现在门口。

“王爷,府门外来了名和尚,想要见王爷。 ”凌宵天与十一交换了下眼神,彼此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

“什么样的和尚”凌宵天问。

“那人受了伤,刚进府就昏过去了。

”鬼面道,“李师爷找了大夫来,正在医治。

”凌宵天想了想,站起身,“他安置在何处,本王去看看。 ”十一也跟着起身。

鬼面带着他们去了前院,李师爷正好从屋里出来。

与凌宵天他们走了个面对面。 “王爷。 ”李师爷上前施礼。 “怎么样,那人醒过来了吗”凌宵天问。 “还没有,大夫刚开过方子,在下正准备让人去熬药。

”凌宵天思忖片刻,“派人去王妃那里,问问她有什么好药。 ”苏白桐现在虽然不能再制香,但是以前制的那些丹药还有剩余。

而且她的药方比大夫开的要有效的多。 李师爷忙派人去了。

凌宵天进屋看了看,只见床上躺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和尚,身上穿着出家人的袈裟,不过上面全都是血口子,破破烂烂的。

“刀伤”凌宵天一眼就看出那伤是刀剑所至。

“是。

”大夫小心翼翼回道,“不过没有伤到要害,只是失血过多,过于劳累才晕厥的。 ”凌宵天点头,“他要是醒了速速报来。

”“王爷放心。

”大夫亲自留在屋里照应着。

凌宵天退出去,十一也进来看了看,见没有能用到他的地方,于是也到外间屋去陪凌宵天说话。

“宫里那边没问题吗”十一担心道,像凌宵天这样,明明帝位就在手中,他却对登基大典一推再推,难免会让某些人生出别的心思来。 “我自有安排。 ”凌宵天喃喃道,“等这边战势结束,我先带你们回去。 ”“六哥”凌宵天沉声道:“你放心,到时如果你不想留在宫中,我会安排,给你封地。

”十一不禁语噎,好半天才嘀咕了句:“六哥倒是大度,就不怕我生了别的心思”他也想不出凌宵天究竟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重新找回身份。 凌宵天笑道,“你要真生了别的心思,还省了我的事,不如咱们换换位置”十一惊的白了脸,“六哥,这话可不能乱说。

”凌宵天笑的不屑,“你当我愿意坐这个位子么”十一定定望着凌宵天,“六哥,你该不会是故意拖延着不想登基吧。 ”凌宵天脸上笑容收了收,看着他,“你觉得呢”“不会是因为六嫂吧”十一鼓起勇气道。 要是凌宵天现在称了帝,苏白桐的身份就成了最大的问题,凌宵天身边的人该如何称呼她,“皇后”可是宫里人都知道凌宵天的正妃被葬入了皇陵,这个皇后的封号也是要追封后才有的。 换个身份那就是续室了凌宵天抿着嘴角沉默不语,表情看上去有些倔强。 “王爷在吗”门外突然传来苏白桐的说话声。

“王妃怎么亲自过来了”鬼面挑了帘子,苏白桐带着慧香走进来。

凌宵天站起来,语气隐隐有些不悦,“你找个人送药过来便是,何苦自己跑一趟。

”苏白桐让慧香把香盒放在桌上,“听说受伤的是个和尚”“是。 ”十一接口道,“在屋里还没醒过来呢。 ”“我去看看。 ”苏白桐说着就要往里屋走。 凌宵天先她一步上前,一把攥住了她的手,“我陪你去。 ”苏白桐向他微微一笑,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里屋。

床上的和尚还没有醒,大夫正忙着准备外伤药。 苏白桐让慧香把外伤用的药膏取了来,“用这个吧。 ”大夫连忙接过,转身准备给床上的伤者上药。

苏白桐突然道:“你们有没有搜过他的身”大夫愣了愣,“王妃的意思是”“没什么,我只是随便说说。

”苏白桐嘴上说着,眼睛却上下打量着那人。 凌宵天转身对门外喊了声:“鬼面。 ”鬼面立时闪身进门。 “搜下他的身。 ”凌宵天吩咐。

鬼面应了声。

凌宵天扯了下苏白桐的手,低声道:“我们去外面等着。 ”就算床上这人年纪不大,但他总是个男儿身份,凌宵天不想让苏白桐站在这里看着。 苏白桐只得去了外间屋坐着。 半盏茶功夫,鬼面从里屋出来,将他搜出来的东西全都放在桌上。 零零碎碎的,有几个铜钱,还有一串佛珠,另外还有个半旧不新的荷包。

苏白桐看了眼那些东西,最后将那只荷包打开。 一枚乌黑发亮的佛珠从里面掉了出来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标签:乡村寂寞教师,海外产品鉴别,教育史时间点